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喜雀》喜鹊 忠犬攻 喜雀小说完结版

更新时间:2020-01-08 12:06:04

《喜雀》喜鹊 忠犬攻 喜雀小说完结版 连载中

《喜雀》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夏忻然 分类:玄幻言情主角:玉佩,宛转悠扬

经典辣文《喜雀》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夏忻然,主人公玉佩,宛转悠扬,是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创作,精彩章节节选:少女的视线落在脚踝那对铃铛上,渐渐就挪不开了,那对金铃仿佛有奇异的魔力,随着苗女施然的脚步,发出声声宛转悠扬的韵律,牢牢吸引住了窥探者的视线。“回神!”红绫在少女耳边喝道,“那是摄魂铃。”少女一惊,回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少女的视线落在脚踝那对铃铛上,渐渐就挪不开了,那对金铃仿佛有奇异的魔力,随着苗女施然的脚步,发出声声宛转悠扬的韵律,牢牢吸引住了窥探者的视线。

“回神!”红绫在少女耳边喝道,“那是摄魂铃。”

少女一惊,回过神来,赶紧移开了目光,然而那阵铃铛似有魔力,仍旧声声入耳。

她暗暗运气,与之对抗,这才感觉好多了。

“方才宴客厅里的事情,定是这女子所为了。”红绫肯定地说。

少女轻轻点头,便又听红绫叹道:“看来出门前,长老对你的顾虑是有道理的,挽兮你初涉人世,终究经验不足啊。”方才若不是它当头棒喝,她就要暴露行踪了。

少女挽兮面色通红,不过她现在不能说话,只好拍了拍红绫以示羞愧,这才转头去认真听院内的墙脚。

“总算是处理干净了,东西拿到了么?”苗女开口,出人意料,却是一副极为清冷的声音。

黑袍人似乎并不怎么想说话,挽兮的余光里,只看到他点了点头,一缕如练银发不经意地从帽兜间滑落。

“那就好。”苗女认真地打量着黑袍男子,眼里有不容错辨的关心,“你旧伤未愈,一路奔波来此助我,今晚力杀丁泓天又添新伤,要不我帮你……”

她咬唇,眼里隐藏着期盼,然而话还未来得及说完,就被打断了。

“不必,回吧。”

苗女心下失落,正要应下,忽然眼神一利,喝道:“谁?”

挽兮面色一凛,正以为自己被人发现了,却看到苗女隔空一掌,击在了院子的墙脚。那里原本屯了半人高的干草垛,顿时,草屑飞扬。

与此同时,只听“乓”的一声瓷器碎裂的乍响,有婴儿的哭声在这个院落里响了起来。

之前被黑袍男子扭断脖子的女人,想来就是乳娘了,她死前正好把婴儿藏进了大缸中,又用草垛掩好。

“这宝贝不错,如果不是这孩子醒了,我还发现不了他。”苗女上前两步,从婴儿脖子上拽下一块玉佩,不过她只看了两眼,就把它丢开了。

“阁主有令,一个也不能放过,以免夜长梦多。”在一旁等候多时的黑衣手下恭维道,“多得幽铃大人,不然丁家堡的后人被人发现,恐怕阁主就要降罪于我等了。”

苗女不接他的话,只目光奇异地回头问黑袍男子道:“你在这里这么久,都没有发现他吗?”

黑袍男子没有说话。

那黑衣手下只好连忙道:“幽铃大人勿怪,想来这孩子方才一直睡着,我们又被这乳娘吸引走了注意力,这才没有发觉。”

苗女又看了那位“白雀大人”一眼,道:“罢了,现在处理掉就好。”说罢,就要动手去掐那名婴孩的脖子。

“我来吧。”那道磁性却又有些低哑的声音终于再度响起,“是我的疏忽。”

苗女本想说不必麻烦,她来就行,但是那人平日淡漠的双眼却望着她,忽又补充了一句,“今晚你的杀孽够多了。”

言下之意,是不愿她再染鲜血,愿为她承担的意思吗?苗女听了,心里忍不住甜蜜起来,前头被他拒绝的失落一扫而空,而就在她怔怔出神之际,男子已从她手上接过了婴孩。

挽兮看到这里,不由得捏紧了拳头。

“不可冲动。”红绫劝她,“我们入世只为寻帝药而来,不可插手俗务,而且你能不能成功还两说。”

挽兮转头,不忍再看,她来自遥远的海外神山,那是个世外桃源,从不见人世阴暗。

苗女心中虽然甜蜜,但是还是亲眼看到那个婴孩在男子手中停止了啼泣,才放下了心。

黑袍男子随手把已经不会动弹的婴孩放在草垛上,淡淡道:“走吧。”

另外两人点点头,临行前,谁也没有想过要再去检查一下这名婴儿。

这拨人走后,挽兮才敢在院中现身。

“已经完全没有帝药的气息了。”红绫吸了一口气,细细辨析后道。

说完它又怕挽兮失落,于是又赶紧安慰她,“别担心,虽然现在帝药下落不明,但很有可能是那人已经离开了。毕竟之前我们在追踪时,帝药曾经断过气息,这说明拿着帝药的人,很可能有掩盖帝药气息的办法,不过他不知道你在追踪他,所以之前才没有特意掩饰。”

“帝药特殊,非凡俗之物能镇之。”红绫看了眼地上那块被遗弃的玉佩,继续道,“如果那人已经死在了这里,那么他施展的秘法都会失效,不可能还能继续掩盖帝药的气息的。”

“那就只能再等下一次机缘了。”线索骤断,失望是难免的,挽兮也无可奈何。

她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到草垛上的小身影上,顿时感觉心里更沉重了。

“那么我们下一步去哪?”红绫问。

挽兮沉思了一下,“先去找找我爹的下落吧。”

“你有他的线索?”听到这个回复,红绫愣了愣,显然有些意外,“毕竟他的命理线已断,连大长老都认定他已经……”

“我总觉得他还活着。”挽兮轻轻抚着红绫,“天神在上,说不定有什么奇迹呢?”

说实话,红绫觉得这个可能太渺茫,不过现在帝药的线索也暂时中断,挽兮想要找就让她找吧,何苦非要在此刻打破她的希望?

“那就去吧。”红绫同意了。

挽兮抬步就要离开,就在此时,静谧的院落里突然传来了一声“啊”,嗓音稚嫩又有些含糊。

那个躺着婴孩的草垛。

“他竟然还活着!”她快步上前俯身去看,正对上婴儿一双明亮无暇的眼睛。

挽兮的欣喜溢于言表,正想把孩子抱起来,冷不丁听到身后传来了另一道阴恻恻的声音。

“被发现了啊……”

那人似乎是在感叹,低低的嗓音磁性又带了几分低哑。

挽兮的脊背蓦地僵住了,她猛然转过头,对上来人一双璀璨却又冷冽的眉眼。

他眸色深幽,“既然发现了,那就留下吧。”

精彩评论:

玄幻言情小说题材不断推陈出新,就算是本身应该较严肃的小说,现今也演变成了各种恶搞娘化和变身,让人脑洞打开;但如果溯本求源,这本《喜雀》可以算是此类文的鼻祖了,荒诞不经的语言,恶搞的手法,实在让人忍俊不禁;同时由于作者(夏忻然)本身恶搞太过,加之肚子里笑料的不可持续和较稚嫩的文笔,看到后面难免会让人感到审美疲劳;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十年前的小说,在那个吃地瓜都能吃成大法师的坏境里,《喜雀》的创新确实难能可贵,所以本次点评我给这本书打三颗星。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