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浪客剑子》猎魔城 GL 浪客剑子耽美

更新时间:2020-07-21 17:03:01

《浪客剑子》猎魔城 GL 浪客剑子耽美 连载中

《浪客剑子》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赏金客 分类:武侠主角:王艮,师傅

优质新书《浪客剑子》是赏金客所编写的一本武侠类网文,故事中的主线角色是王艮,师傅,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成熟稳重,值得加入书单。书中主线围绕:只听得王艮叹了口气说道:“我这身法的确诡异,在我所知的身法中都是属顶尖的,可是就这名字让我师傅给起的太…哎呀,都不好说出口!”赵乾礼见王艮这欲言又止的样子,倒是愈发的感兴趣了,便连忙问道:“说来听听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只听得王艮叹了口气说道:“我这身法的确诡异,在我所知的身法中都是属顶尖的,可是就这名字让我师傅给起的太…哎呀,都不好说出口!”

赵乾礼见王艮这欲言又止的样子,倒是愈发的感兴趣了,便连忙问道:“说来听听嘛,让我也长长见识!”

王艮很无奈的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不能嘲笑我啊!”

赵乾礼赶紧摇了摇头说道:“不能够啊,怎么会呢!咱俩这关系,不会的。”

王艮撇了撇嘴说道:“说的好像咱俩认识多久了似的,咱俩从认识到现在,满打满算还不到八个时辰。”

赵乾礼拍了拍王艮的肩膀说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君子之交不在乎时间的长短,而在乎性情的相投,你说是吧!”说完还向王艮眨了眨眼。

王艮赶紧推开赵乾礼的说,打了个哆嗦,说道:“咦~被你说的直起鸡皮疙瘩,照你这说的,还哪像是兄弟啊,简直就是情人。再说了,认识你我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一分钱没捞着不算,小命还差点不保。”

赵乾礼也很无奈的说道:“谁能想到,鱼饵太香,上钩的大鱼太多呢!由此看来,咱俩还是势单力薄,我们回去之后再寻摸几个人,搞个小团队,这样的话,就不会像今天这样错失良机了。”

王艮说道:“说的在理,看今天窝囊的,就像赏莲一般,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赵乾礼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得想办法提升团队的整体能力了。”然后便是和王艮一起看着那破庙,突然感觉有什么不对,转过脸来看着王艮说道:“你是不是故意的,名字还没告诉我呢?”

王艮只是尴尬的看着破庙说道:“哎,这时候咋这么机灵呢!”说着便指着赵乾礼说道:“说好的,不许笑啊!”

赵乾礼十分乖巧的点着头说:“绝对的,不笑!”

王艮看着赵乾礼这颇有诚意的样子便说道:“那好吧,就告诉你吧,你听好了!我师父给这身法起名‘玄妙’。”

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空间也仿佛被冻结了一般,除了夏风浮动撩起的发梢,便只剩下远处械斗传来的声响预示着这一切还在继续。

赵乾礼就这么呆呆的看着王艮,王艮都被看的发毛了,终于忍不住说道:“咋了,好赖说句话啊?”

赵乾礼依旧直愣愣的看着王艮说道:“你师父这起得是名字吗?你不会听岔了吧,搞不好说的是这身法的效用呢?”

王艮无奈的说道:“我当时和你是一样的疑问,所以我就问我师傅…”

元祐九年(公元1094年),京西南路襄州府武当山,辰时,竹林深处,三间草屋前。

“师傅,我已经站了一个时辰的马步了,我好饿啊,我还没吃早饭呢!”一个站着马步的孩子说道。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啊,小艮啊,你要学会坚持。”此时只听得一个颇有威严的老年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只见那老人,鹤发童颜,长眉髯须,头戴道冠,身着道服,好一副仙风道骨,如若不是他手中小心翼翼捧得的那碗粥,还不时的吸上两口的话,还真是一副得道高人的做派。而此时正在喊饿的少年便是少年时的王艮了。

小王艮此时已是满头大汗,脚步虚浮了,眼看便是要坚持不住了。不过片刻,便是瘫倒在地了,被正舔着碗边的老道士看到了,说道:“我说小艮啊,你这样是不行的,这才多长时间啊,才一个时辰多一点,怎么就坚持不住了,像你这样,基本功都打不扎实,以后闯荡江湖是要吃亏的啊。”

小王艮瘫在地上,喘着粗气,十分鄙夷的说道:“老家伙,净说风凉话,要不是你寅时三刻就把我弄起来了,害得我睡眠不足,而且我到现在都还没有吃东西,我能有体力站这么长时间的马步就不错了。”

那老道已是站起身来,背了一只手,另一只手则摸着胡子说道:“小艮啊,我这不也是为了你好吗!都是为了磨炼你的意志力啊,你要知道,江湖之上,蝇营狗苟,居心叵测,金钱美女,诱惑无穷,你性格直率,为人真诚,为师这是怕你以后独自闯荡江湖会为人所用,被人所害啊。”

小王艮‘切’了一声爬起来说道:“净说这些没用的,还不是为了让我早起帮你劈柴熬粥,你好睡懒觉。”

只听那老道咳了两嗓子说道:“小艮啊,我就说嘛,你这性子这么的直爽,会吃亏的!”

小王艮也不答话,自顾自的拍了拍衣服说道:“我饿了,我要吃早饭。”

那老道也没说什么,点了点头,继续摸着胡子说道:“嗯嗯,好,刚透支完体力,此时吃早餐最香了。”

小王艮也不答话,从老道身边走了过去还顺便翻了个白眼,老道睁开一只眼,斜看着一路走向厨房的小王艮,似乎在等着看什么好戏一般。

不过片刻,只听厨房传出一身吼叫:“老王八蛋,你吃独食啊,我熬的粥呢?你一滴都不给我留啊。”

那老道‘哎’(第三声)了一声说道:“小艮啊,要有礼貌,要尊师重道,这是最起码的武德。”

一个锅勺从厨房里扔了出来,看其目标,想必是那老道无疑了,此时便听得厨房里小王艮气急败坏的说道:“武德,武你大爷的德,你吃独食的时候怎么没想到师德!”说着便是冲了出来,大有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架势。

只见老道站在原地未动,但是砸向老道的锅勺却也是没有砸中他,而是穿体而过,小王艮见此情景,也不再气急败坏了,而是一脸惊讶的跑过去看着落地之后尚在翻滚的锅勺,然后拽着老道的衣袖,指着锅勺说道:“师傅师傅,这是什么功夫啊,好神奇啊?”

老道得意的昂了昂头,惬意的说道:“想学吗?”

小王艮心急的点着头,就好似小鸡啄米一般,一边点着头,一边‘嗯嗯嗯’的说着。

老道大手一挥说道:“走,我们去山上,我教你。”

“好哎!”只见小王艮蹦的老高,率先便是跑了起来,生怕晚了便错过了一般,完全忘记了还没吃早饭这回事。

狂风卷过,竹林扰动,绿色的浪潮一波接着一波,就算是空中飞翔的鸟儿也不能做到时刻的在竹浪之间站稳,而此时却有一个身影惬意的穿梭其间,无阻无拦,无遮无挡,仿佛这肆意扰动的竹林不过是一片旷无的平原一般,来去自如。

此时远处山坡上站着两个人,都是鹤发童颜,看来岁数相差无几,而其中一人便是王艮的师傅了。

两人看着在竹林之中苦修身法的王艮,另一人说道:“师兄,你这徒弟还真是天资过人,聪明伶俐,如此这般下去,必会成大才啊!”

‘嗯!’王艮的师傅点了点头说道:“我也很满意,只是小艮的性子太过随性,永远只对自己喜欢的东西感兴趣,如果不感兴趣的,压根就不去搭理。哎!这性子,有利有弊啊,我真替他担心啊。”

那人点了点头,却是安慰的说道:“他还小,性子还没完全定下来呢!”

只见王艮的师傅摇了摇头说道:“天性使然,真想看到他长大之后的样子!”说着还叹了一口气。

那人看着独自感伤的师兄说道:“师兄,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王艮的师傅说道:“寿自天定,终有尽时,无需挂怀,我走之后,小艮就拜托你了。”

只听那人叹了一声说道:“师兄自当放心,我定不会辜负师兄所托。”

王艮的师傅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朝着远处的王艮喊道:“小艮,过来,见过你师叔。”

正在竹林间惬意穿行的王艮听到了师傅的呼喊,也不待迟疑,便回身来到了二人面前,行了个叩首礼问候道:“弟子王艮拜见师叔!”

那人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嗯嗯,好好好,是个好孩子,起来吧。”

看着站起身来的王艮,那人问道:“我看你身法已是练得炉火纯青,颇有小成之感,且告诉我,你这身法叫什么名字?”

这可难住了王艮,尴尬的挠了挠头说道:“我师父也没告诉我啊!”

那人转头略感诧异的看向了王艮的师傅,说道:“师兄,他都练这么长时间了,你居然没有告诉过他名字。”

王艮的师傅耸了耸肩说道:“他也没问我啊!”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因为总是会带来无休止的尴尬。最后还是师弟率先咳了一声,说道:“那现在还烦请师兄告知。”

只见王艮的师傅拈着胡子说道:“我想想啊!起个什么名字好呢?”

两人又是好一阵的无语,功法名字居然还能现取。

“啊,对了!”只听王艮的师傅说道:“大道无形,天地无极,此功法便叫‘玄妙’如何。”

王艮一脸错愕的看着师傅说道:“师傅,你确定这不是在说这身法的作用,而是在给这身法命名?”

王艮的师傅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怎么样,好名字吧!”

师弟此时也是皱着眉,拂着胡须说道:“师兄给这身法起这名字,作何解释?”

只听王艮的师傅清了清嗓子说道:“玄之又玄,众妙之门,玄即是无名无形,又是有名有形,一切变化,尽归其中,通过玄门可以产生现象世界的森罗万象,而这身法便如这玄门一般,不过是个引导者,一切都在变化,一切都在前进,而这一切又只能靠自己来摸索,万事万法,永无定数,便只有这‘玄妙’二字方可概括了。”

精彩评论:

一部十分平庸的武侠小说,作者(赏金客)有文艺青年的情怀,小说也有点想模仿《浪客剑子》的感觉,但是笔力不及,把整部小说的剧情往文青方面带的无比尴尬。在感情戏方面,男主(王艮,师傅)和几个女主的感情铺垫不足,有时候发展的会让读者感到莫名其妙。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