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绝密极地》六极地都有谁 主角是张队,小姐的小说 绝密极地同志

更新时间:2020-07-25 12:16:19

《绝密极地》六极地都有谁 主角是张队,小姐的小说 绝密极地同志 连载中

《绝密极地》

来源:互联网 作者:十三 分类:婚恋主角:张队,小姐

完结小说《绝密极地》由十三创作的婚恋类型的作品,主线中的主要人物是张队,小姐,剧情新颖,极力推荐。精彩片段试读:这句话一出,门口张望的那些人全都一溜烟的跑回来,小何马上钻进我旁边的被窝。不可否认,这突然而来的叫骂,把我吓住了。也不知道外面到底出了什么状况,正想问小何,这小子看着我马上摇了摇头,似乎在说他也不清楚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句话一出,门口张望的那些人全都一溜烟的跑回来,小何马上钻进我旁边的被窝。不可否认,这突然而来的叫骂,把我吓住了。

也不知道外面到底出了什么状况,正想问小何,这小子看着我马上摇了摇头,似乎在说他也不清楚。

我们一个个重新回到了睡袋里,那一点点的温暖远远不能把我们拉回梦乡。

一些奇怪的声音却传到了我们的耳朵里。

我发现自己开始躺不住了,而且心里开始发慌,因为突然刮起了一阵大风,极地的寒流可是非常可怕的,但最令我们在意的并不是那寒冷的风声,而是在这暴风的背后,似乎传来了一整广播的声音,就像那种很久以前的大喇叭,还有整整激昂的音乐......

我马上想到了之前的录像带,那五十年代左右,苏L那一套的东西。越听越邪乎,似乎就像老电影里的那样,什么苏L红J之类。可这是三更半夜的在北极,这难不成是见到了什么邪乎的东西!

更可怕的是声音竟然慢慢清晰起来,虽然是听不懂的神语言,可一见那些老兵神情上的那种凝重,我更价确认这并不只是我一个人的幻想,外头一定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恐惧像是蚂蚁一样,一点点的啃食着我的思维,而外头的声音则一点点在靠近我们。我们绷紧了神经,气氛十分微妙。

而一切的声音又突然戛然而止。

此时不知是谁突然说了句,“小心!”

突然,训练有素的战士们纷纷拉起了枪栓。

就在这时,张队长突然突然闯进来,十分严肃的说道:“都给我绷住了,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擅自开枪!”

那些士兵这才放下枪口,此时我似乎知道为什么选择我们这种士兵了,因为能来到此处的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工程兵。换句话说,这里的工程兵技术含量,是个人就能干,拿铲子挖东西谁不会啊。

此时队长让开一条出路,那满头金法的冯教授走了进来,而也不知夜色迷人,还是怎么,这女人的脸上竟然没出现半点恐惧,这令我们这些大男人有点不舒服。她看了我们,叫我们别紧张,然后就让张队选了几个老兵,跟她一起出去看看。

这几人一走,营地里顿时炸开了锅,七嘴八舌的,但都是压着嗓子在说话。可是唯独六子,这家伙从一开始似乎就躺在原地,呼呼大睡。这会儿折腾完了,他反而精神了,来了句:“睡觉吧,冯教授都不着急,你们跟着瞎猜什么。”

可能人心就是需要一样东西进行依靠,一旦有人带头,心里就仿佛有了依靠。六子的这一句话打消了所有人的疑虑,大伙儿纷纷钻回了睡袋。

但我始终没有很踏实的睡着,我想别人也是一样,一定也竖着耳朵留意周围,一旦有什么风吹早动,就立马摸向身旁的枪。约么个四十分钟,外头的风声突然就停下了,我听见一阵模糊的说话声,是队长他们回来,听语气似乎很平常,那几个老兵也钻回营房,带来了一股冷风。

看来这事儿就算这么过去了,可是张队的话我还是有些在意的,他说:“这里应该没什么事,但恐怕第一队的人不妙了。”

时间就这样在半睡半醒中到了第二天早晨,一阵饭食的香气弄得满营地都是,我那不争气的肚子立即咕咕叫起来。而营地里的气氛也特别好,就好像昨夜什么也没发生过。

可就我个人来讲,我还是有些在意的,昨天冯教授他们出去,到底做了什么?他们所谓的麻烦又是指什么?

可是等早餐盛到我面前,我脑筋里的这点东西却全被食欲给占据了。人生不是有什么三大乐趣么,吃睡玩,不吃白不吃,一定得他娘的把昨天出的那些汗给吃回来。另一旁,冯教授依然在跟战士们聊天,似乎在讲什么地质学上的学问。

我瞄了她一样,虽然她人长得白,不过还是可以看出她脸色不好,可能是一夜没睡。原本我还合计去问问她,看看我哄女孩子的那一套能不能套出点东西来,不过一想还是算了,她可不是普通女人,我还是少惹麻烦。

抽烟时间,我留意六子被冯教授他们叫过去,我装着聚精会神消遣的样子,时不时的抖着腿遛弯,但耳朵却竖起来。

另一头模糊的话传到我耳朵里,只能听出个大概:

一个女人的嗓音开始发问:“最近一次出现,是在什么时候?”

她的语气透着冰冷,丝毫不亚于周围的冰雪。

“半个月以前吧。”

“上面知道了?”

“知道了。”

“上头什么反应?”

“说是原地待命,晚上不要有任何活动。”

沉默了一阵,也许是说话的音调变小了。

女人再度发问:“然后就加派人手,又送来一队人?”

短暂的沉默。

“我汇报了,可是上头依然让我们作为二队,原地待命。”

“你说了第二队的人员配置了么?他也在里面。”

“说了。”

突然,冯教授怒气冲冲的叫起来,仿佛是故意让所有人都听到:“行,看来这任务是没法进行了,人命关天的事就这么儿戏!上头脑子吃屎了么!”

这一次真的不光是我,所有人都听到了她在大声吆喝,一时间大伙都放下手头上的事儿,愣在原地。跟着张队骂了我们一句:“该干嘛干嘛,别都吃饱了撑的!”我们才动起来。

此时冯教授犯了小女人的脾气,似乎还有些抹泪,红着眼睛就钻进自己的营房,开始收拾东西。六子跟出来,就像哄着任性大小姐的衰男,一路上屁颠屁颠的说好话。

六子安慰道:“可能上头也是为了大局考虑吧,您也理解理解,不过也没碍着我们啊,这边不还是走原本的路线。您也别生气了,弄得好像是我把您得罪了似的,求求您了。”

“我不管,什么大局考虑,真出了事还不是我们自己兜着,你忘了冬日之家的事儿?我是没忘,当时我爷爷就在里面。”

可能是见事儿闹得有点大,冯教授身边那三个跟班也过来安慰,一口一个冯姐,什么眼下时间不多了,您也得为大局考虑。总之折腾了半天,哭花了脸的冯教授才从帐篷里钻出来,手上夹着烟,也没什么大小姐的姿态,一屁股就坐在雪地上,开始大口的抽烟。那脸始终黑着,看着有点可怕。

这会儿,营房里的电报声开始响起来,事态变得让人更加捉摸不透。

经过短暂的整顿,队伍还是按照计划路线出发了,最大包的行李被我们轮流肩负着,此时刚刚轮到我,这好几个人的东西背在身上,我很快就落到了队伍的最后面。

真想把这些破玩意都给扔了。不过负重也有一个好处,就是冰天雪地里,我的身体也像暖炉一样,热的不行。

这时六子凑了过来,另一组的包裹也轮到了他,也是连喘带爬的,谁知这家伙竟突然问道:“唉,想知道干货么?”

“什么?”

我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不过还是装着糊涂。因为估么着他有很大的可能在逗我呢。

六子龇牙一笑,道:“别装糊涂了,之前那女人突然发了疯,你们都听见了吧。”

“啊,你说那个啊。”

六子接着道:“女人毕竟是女人,这不是考虑到士气问题,所以上头决定叫我负责把核心机密先透露给你们一点,到时候也好有个准备。”

我缄口不言。

六子耸了耸肩,开始说你们也听见了,其实这样的行动早在之前就有过,我们并不是第一次来寻找洞口的。而那一次工程进行得非常顺利,当时还建立了一个新营地,叫做冬日之家。就只差一步,就能解开隧道的谜题了,可是当时,遇到了点突发状况,现在想来也许就是准备不足造成的,而那个难题很可能就是之前的考察团也都遇到过的难题。具体的事儿我就不说了,上头也不许过多透露。

我一声不吭的看着前头的队伍。

六子还解释道:“我不知道你们之前注意到了没有,其实那个放映机,差不多还有一半多的内容没有放出来,当时也是怕你们承受不住,等时候到了,自然会交代给你们。”

我突然愣住了,想到了之前小何的说辞,看来真让这小子给说中了!

六子看我反应激烈急忙安慰道:“不过也别太往心里去,这一次我们是二队,而且准备万全,上次的情况未必会再度发生,可能你还......”

队伍的前头,张队回头骂道:“后面的他娘的快点!”

我跟六子急忙开始小跑,追上前方的队伍。

白雪皑皑,一片银色漫无边际,肉眼看去几乎没有任何可以参考的地表,如果不是有人领队,单凭我自己,恐怕早已经迷失了方向。显然我并不具备在极地生存的本领,只是依附于团队。

我们步行了五六公里,脚下的鞋子早已湿漉漉,但只有忍着这一个办法。不过在我看来,这周围的景色根本毫无变化,远处的树木,还有雪原,坑洼的地方很多,不过我就不懂,上头怎么就不派辆雪地车来。难道就是因为节省燃料?

又不知走了多久,我心里正抱怨着,前方出现了一片灌木丛。张队派了几个人去瞧瞧,回来的时候,士兵报告说林子里发现好几辆雪地卡车,还有露营帐篷!

为首的冯教授突然一脸的惊愕,而此时张队也开始下达命令:“全体戒备!”

精彩评论:

婚恋小说题材不断推陈出新,就算是本身应该较严肃的小说,现今也演变成了各种恶搞娘化和变身,让人脑洞打开;但如果溯本求源,这本《绝密极地》可以算是此类文的鼻祖了,荒诞不经的语言,恶搞的手法,实在让人忍俊不禁;同时由于作者(十三)本身恶搞太过,加之肚子里笑料的不可持续和较稚嫩的文笔,看到后面难免会让人感到审美疲劳;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十年前的小说,在那个吃地瓜都能吃成大法师的坏境里,《绝密极地》的创新确实难能可贵,所以本次点评我给这本书打三颗星。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