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创世武侠》创世武侠编辑是水墨吗 Size Queen 创世武侠小说完结版

更新时间:2020-07-30 17:00:48

《创世武侠》创世武侠编辑是水墨吗 Size Queen 创世武侠小说完结版 连载中

《创世武侠》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镇海老仙 分类:武侠主角:楚军,梁益

优质作品《创世武侠》是镇海老仙原创的一本武侠类新篇,设定中的主线角色是楚军,梁益,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成熟稳重,可以看一下。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士兵们听到主将下令,纷纷反应过来,将要射箭,只是因为先前骚乱,原本整齐划一的动作变得稀稀拉拉,箭矢断断续续放出,这对那些机敏过人的武功高手根本造不成任何伤害。见状,楚军主帅又连喝几声“放箭!”可惜于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士兵们听到主将下令,纷纷反应过来,将要射箭,只是因为先前骚乱,原本整齐划一的动作变得稀稀拉拉,箭矢断断续续放出,这对那些机敏过人的武功高手根本造不成任何伤害。

见状,楚军主帅又连喝几声“放箭!”可惜于事无补,而这时,种、覃两人已率军杀到楚军跟前,再放箭,一点效果也没有。

楚军主帅又大喝道:“大阵闭合,弓箭手后撤,枪戟上前举刃!”

随即楚军士兵一阵动作,种、覃二人见状,当下各自出刀出剑,催动内力,挥出强劲刀剑气刃,但闻“唰唰”两声,两人前方三丈之处的青铜大盾齐齐炸裂,气刃余劲又扫过其后数人,登时便是一阵哀嚎惨叫。

下一刻,两人带队杀入楚军阵中,不约而同大呼:“兵分两路,左右开攻!”

随即,两队人分作四部,种、覃二人带人横向杀入中军,另外两部分别横突左右翼,转眼间,仅只四百人便在楚军大阵中横冲直撞,登时将楚军大阵前排一通乱搅,他们手下所沾人命已经不下三百!

这时,楚军主帅见前军有崩溃之势,当即让前排青铜大阵前进,随后跟着一部分枪戟军士对峙前方,以防群雄乘机袭来,再让大部分军士结阵,将那四百人的去路拦下,又大喝道:“战将出击,围杀这四百人!”

这时,只见楚军前方小山包上冲出千余高手,他们的领头者分别是“震山川”吕猛、化意剑门主陆毅、蜀川大旗门主钟文、太湖水云寨主恒嘉煌、山东齐家家主齐柏霖、汉江派掌门王长江,他们各自率领自家弟子,分作六队,每队后边又跟着十余个江湖门派,或结阵,或单闯,六支队伍长驱而进,转眼便已攻至楚军青铜盾阵之前,而楚军还在自家主帅指挥下,慌忙围剿着突入阵中的敌军。

这时,六大门领头见已至敌军阵前,相互默契对视一番,六人齐齐飞身一跃,各出杀招,但见雄劲掌力横进,刀剑气刃齐飞,顿时几声“轰隆”巨响,楚军大阵便被轰开六道口子,群雄如潮水般涌入,六大门首领带着众人直推向前,对着楚军兵士一阵狂杀,不片刻,便已与受围的种、覃二人所率的四百人会合。

八人相聚,各自眼神交汇,不约而同向前推进,在楚军阵中,一路高歌猛进,势如破竹,但闻楚军阵中,喊杀声连连,刀枪剑戟相撞声乒乒乓乓,不多时,楚军死伤人数已近千人,反观群雄这边,只有不足百人伤亡。

此刻,全权指挥大局的梁益已然站上了小山包上,远目观察着战局,片刻后沉声道:“看来战事已陷胶着。”

一旁,不解其意的空空派掌门空不落问道:“凤君,我军这不是势如破竹么?怎会有战事胶着一说?”

梁益指向前方,解释道:“你看,虽说楚军已被我军攻杀近千人,但这无关痛痒,楚军可是有三万之众,再看,那楚军先是被冰副殿主一箭引起骚乱,现在又如此快的伤亡上千人,但士气却不见如何低落,可见这支军队必是精锐中的精锐,如今,他们的伤亡人数增加愈发缓慢,他们已经是缓过神来了,再不想办法破敌,我们这投进去的千余人,能回来的也没几个了。”

另一边,四象迷仙宫宫主花钟问道:“不知,凤君可有破敌之策?”

梁益“嗯”了一声,朝着“风花雪月”四人道:“有劳四位女侠,带领群雄攻杀楚军,切记要稳扎稳打,不可冒进。”

只见“风花雪月”中,一举止大气,容颜俊美脱俗的青衣女子上前,正是其中大姐风霖儿,她轻声道:“凤君叮嘱,我等自然谨记。”

随即,她与三个妹妹,领着两千余江湖游勇,攻去楚军那边。

......

且说战事正如梁益所言那般胶着起来,双方伤亡不断加剧,楚军死伤人数已近三千,而武林高手这边,也有上两百人倒下,虽说楚军伤亡人数是群雄十余倍,但他们却有三万之众,相比之下,反倒是群雄渐显劣势。

战圈中,种问天挥刀杀敌,手下砍翻的楚军已不下数十人,为保存体力,他杀敌时用的多是巧劲,一招一式,没有花俏,尽量少使一分力气,但即使如此,这“扬州第一刀”的风采却也未减半分,只见,他一刀刀砍下去,绚丽花俏没有,有的只是无尽雄浑气魄,让人望而生畏,凛然以待。

又接连砍翻十余人,种问天突感敌人愈发增多,眼前净是刺枪挥剑的楚军甲士,心道:“这人越杀越多,我等高手都有此感,恐怕那些二三流高手所受压力更重......不成,得想办法!”这时,他看到覃振天在一旁不远处杀敌,随即一边挥刀斩敌,一边靠近覃振天那边。

覃振天这边亦是杀了数十人,见种问天靠过来,推料其是有话要说,当即一边杀敌,一边靠过种问天那边去。

杀了十几人后,两人靠到一块儿,种问天道:“眼下围上来的敌军越来越多,我们这边伤亡恐是增大不少,此等情况延续下去,我们有全军覆没之危啊!”

覃振天也能感觉到己方劣势已显,但苦于没有办法,只得苦笑道:“现在众人指挥权已交由凤君所管,我等只有苦战杀敌了。”

他话音刚落,群雄那边又冲来两千余人,正是“风花雪月”四位女侠所率江湖高手!

这边楚军主帅在指挥众军围杀阵中上千高手同时,又抽调一众甲士配合前排青铜盾墙,以防敌军再次攻来,见己方士卒优势愈发明显,心中却没有丝毫欣喜之感,始终严阵以待,又见敌方再出高手,当下勃然大怒,下令道:“前排弓箭手,放箭!”

这时,楚军终于射出一波有效的箭雨,只见前排士兵齐齐弯弓搭箭,随即放弦而射。

“咻......”这一波箭雨,足有三千支箭矢!

而先前“风花雪月”中,大姐风霖儿见楚军兵士纷纷挽弓搭箭,就知对方将要射箭过来,便大喝道:“散开!”群雄随即应声而动,人流铺散开来,所以这三千箭矢,也只是将百余人射死在原地,其余高手攻势不减,竟直奔向楚军大阵以前。

楚军主帅见对方突破箭雨,心知再射箭已然无用,下令道:“前排,陷阵式!”

应主帅之令,楚军前排军士中,持青铜大盾的军士当即按稳下盘,全身紧绷,一排大盾看过去,就如枪杆般笔直,又似万里长城般雄伟坚固,其后一排持着枪戟长件武器的军士,纷纷将兵刃搭在前边的大盾上,再后边,又有持轻盾的军士将盾牌高举头顶,盾与盾之间相互契合,但是留下了不少宽可通枪矛的孔缝,这时又有士兵将这些孔隙用枪矛堵上,枪尖矛头一致对外,宛如海胆表面,森森枪矛无算,寒芒慑人!

风霖儿见状,心下大惊,她虽未经军旅生活,却也知道不少军阵变化威力,暗道:“这等阵势若是不加小心,就是一流高手也会命陨当场!”当下大喝:“三位妹妹聚过来,我们用联招,其他人跟在我们身后!”

当即,“风花雪月”四女聚到一起,风霖儿双手一抖,芳袂一震,立即便是一招她的成名绝技——“风动引花”拍出;花想容右手拂袖,指捏兰花,扫出一道淡粉虹弧,一招“花落飘雪”打出;雪碧瑶双手曼妙轻挥,飞出两道雪絮弯路,却是一招“雪中望月”施出;月无双掌运胸前,随后推出一股明似皓月的光球,正是一招“月明清风”使出,但见,风、花、雪、月,四种情境聚显,风动花飘,花飘雪落,雪落月出,月出又带起清风,如此循环,相辅相成,勾勒出无尽韵调。

这四招齐出,气劲相互融合,威力自是成倍剧增,那面对“风花雪月”四人的楚军只觉眼前景象倏然一变,前边清风徐来,吹来片片飞花,这飞花似无力又似有力,飘飞间又带动雪絮纷落,雪落月出,清风又再次吹来,让楚军兵士竟是有那么一舜忘却了自己身在战场,不能分心,随即,便被打飞,“轰”一声,连人带盾带兵刃,朝后爆射而去,中间又连着撞飞了几十个同僚,只见盾牌枪戟倒了一片,头盔甲冑碎了一地,前边十几具尸体被轰得血肉横裂,自是必死,后边数十人现在是躺地不动,想是也活不成了。

打出一条缺口,“风花雪月”当即冲入阵中,转眼便将楚军兵士又打倒一片。

只是身后的群雄并未有完全听她们的话,大部分人确是跟在四女后头,可还有数百人则没有跟着冲入楚军军阵缺口,而是冲向那些枪戟森森的盾阵,只见,他们刚凑到楚军近前,插在盾阵缝隙的枪矛便倏然一动,齐齐刺向奔来的群雄,“噗噗噗噗噗”的,措不及防下,群雄纷纷中招,一瞬间,便有数十人成为枪下亡魂,有许多是被一下刺穿咽喉,死前连哀嚎都发不出来!

数十群雄倒下,却未有惊醒后来人,只见又有上百人冲上来,看到前方高手死得如此之惨状,却是不知悔改,反倒要使轻功蹬跃上盾阵,欲在上边踩着盾牌,居高临下,攻杀楚军。

但见一个二流高手跃上楚军高举的盾牌,手中持刀欲朝下边砍去,此时脚下盾牌突然撤开,没有防备之下,他“噗”地掉了下去,尚不及反应,便已有七八件刀枪利刃破入他的身体,他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啊”的惨叫,便不甘死去。

又一高手跃上盾阵,见前边数杆枪矛刺向自己,当即挥舞手中兵刃,将前边来犯之物齐齐斩断,正当他要冲向前去时,只见三四根长矛从他后边洞穿他的心肺脏腑,看着己身无法治愈的伤口而难以置信的他只得仰天呕红,不甘倒下。

接着又是一个高手跃上去,刚到半空,便撞上了数根长矛,不及反应就被这数根长矛钉在空中,死状凄惨!

如此类似场景一次次重复发生,当这几百个不听号令的人伤亡达到两百时,他们终于退却了,但他们没有朝着楚军军阵的破口处杀去,方才惨死的两百人中,有不少是他们的亲友,看着亲友死去,自是愤红了眼,誓要破去这层盾墙,杀光其中楚军兵士方才罢休!

这时,他们之中不知谁喊来一句:“既然凑近不成,咱们用内力隔空打!”

一语惊醒,这几百愤了红眼的人,隔着楚军盾墙或一丈或两丈,纷纷运动内力,当即便有数人运好掌劲,一击愤然拍出,几声轰响,却是几处楚军盾阵碎裂,当下便是十数人丧命!

这时,盾阵缝隙中突然射出一排利箭,前边还在催动内力的武林高手们,避之不及,便被这本来轻而易举就可躲开的箭支射中,或中头,或中肩,或中咽喉,加之他们尚在运功,被这飞来利矢打断,内力反冲之下,死伤之人竟是一次多达两百!

这下子,却是吓怕了剩余不听指挥的人,他们什么仇也不报了,掉头就跑,不多时已跑到小山包下。

只听梁益厉声一喝:“傅帮主、张门主、无相大师,率人压阵上前,诛杀鼠胆逃兵!”

这时,只听丐帮帮主傅通海笑一声,道:“无相大师,你们乃佛门中人,不好杀生,这杀戒还是有我丐帮和无极门开吧!”

无相闻言,回了一声“阿弥陀佛”,下一刻,小山包两侧突然各奔出一路人来,各自结阵,左边是傅通海所率丐帮组成的“打狗阵法”,只见,一个乞丐组成的人墙,飞速前进,阵中人人手持竹竿,齐齐敲打地面,“啪啪啪”的声音推进,气势不凡;右边是张诺淳所率无极门弟子组成的“缚仙阵”,两排白衣持剑弟子分别跟随在张诺淳两侧,其后又有六十四个手持不同兵刃的白衣弟子,列成八卦阵模样,霸气前行。

瞬间,两个大阵与溃逃的高手相撞,但闻竹竿敲身闷响一阵阵传来,刀剑破体噗声一道道增加,溃逃鼠辈,便已被斩杀百余人,这时,仅剩的数十逃兵纷纷停下,见着两个大阵不断逼近,又纷纷朝楚军大阵方向退去,个个露出惊恐表情,似是不敢相信梁益真会下令杀他们,而其中一人朝梁益高声喝问道:“梁益!去留与否乃是我们自己的事,你怎可下令杀我们?!”

梁益没有回他的话,却是近前的傅通海喝道:“鼠辈!不听号令,出尔反尔,贪生怕死,你还有何颜面活于世上,看打!”当即,又连杀数人的傅通海凑近那问话之人,一棒子敲死他,他身后的丐帮弟子和另一边的张诺淳所率一众人也开始杀向那些剩余的逃兵。

“啊,梁益你们不得好死!”

“不不不,你们不能杀我,啊!”

“你们杀我,我也要杀你们......啊!”

......

如此这般,群雄中的逃兵尽数被杀,傅通海这边,丐帮弟子无一人受伤;张诺淳那边,无极门一众弟子衣服上,更是不沾一丝鲜血!

小山包上,梁益看着最后一个逃兵死去,冷冷道:“贪生怕死之辈,乱我军心,该杀!”

一旁,冰辛道:“逃兵处理完了,军心也稳了不少,该看向全局了。”

梁益“嗯”一声,道:“那是自然。”随即看向战局,只见,以种问天和覃振天为首的一众高手伤亡已达三百,后边“风花雪月”四女所率群雄,此时也是伤亡达到了三百之数,再加上不听号令的数百人和逃兵,伤亡已是到达了一千人!

所幸,楚军也有五六千人死伤,如今士气开始低迷,不少士兵已经露出胆怯之色,渐渐不敢再轻易上前杀敌。

梁益道:“顾大侠、花公子、米先生,且请你们发兵增援。”

顾飞、花无痕、米瀚三人齐声道:“好。”随即各自率领三百人,分别增援左、中、右三路。

梁益又下令道:“铭道人、凝云子真人,请你们上去护住他们两翼。”

铭道人和凝云子道:“自是如此。”随即带着华山黄云道观弟子和清风道场一众高手上前去。

“敌人的骑兵快被逼出来了......”梁益看着远处手忙脚乱指挥着战局的楚军主帅,笑道:“我军两翼和后边,就交给你们了。”

闻言,诸恶帮帮主飞凌天、武当真武道观观主盘螭道人、衡山紫云洞龙威道人笑道:“敌来,自是不退半步。”

梁益笑道:“多谢了。”

精彩评论:

网络小说的黄金十年(2000-2010)涌现出了各类风格迥异的小说,与传统武侠小说模式的相对固定不同,网络小说的类型更加多样化,主角(楚军,梁益)很多时候也不再是旧时代的高大上或者正义人士。镇海老仙的这本《创世武侠》,是黄金十年中非常典型的一本网络小说,典型的那个时代烂大街的武侠类型,典型的反派主角,当然贯穿其中的也是上个时代典型的轻佻文笔和老调桥段。犹记得当年在华中希望读书社租下后在课桌抽屉里偷读的场景,还有相貌姣好的那个同桌,一晃,十年就这样过去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