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江湖岁月催》江湖岁月催人老 H 江湖岁月催武侠小说

更新时间:2021-01-19 17:06:49

《江湖岁月催》江湖岁月催人老 H 江湖岁月催武侠小说 已完结

《江湖岁月催》

来源:互联网 作者:青橙 分类:武侠主角:雅若,苏夜

《江湖岁月催》作者:青橙,武侠类型故事,主人翁:雅若,苏夜,本新篇精彩片段试读:夜幕渐渐的拉开了黑色的帷幕,黑暗之中一场盛大血腥的杀戮开始了……此时的大皇子府上早已经被重兵所包围,里面的将士正在拼死的守卫着王府,外面的军士像是一层又一层的潮水围了上来。此刻的流苏夜已经是四面楚歌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幕渐渐的拉开了黑色的帷幕,黑暗之中一场盛大血腥的杀戮开始了……

此时的大皇子府上早已经被重兵所包围,里面的将士正在拼死的守卫着王府,外面的军士像是一层又一层的潮水围了上来。此刻的流苏夜已经是四面楚歌的绝境了,王府里所有放弃抵抗的人都有着一条活路,拼死抵抗的将士被无数的飞羽箭射死在里面,外面重重兵士围住了大皇子府上,情况已经是万分危急……

“请公主离开王府,小人护送公主回到西方蜀国,这是殿下交待过的,小人就是拼死也要护得公主周全。”浅影拿着剑,守卫在雅若的旁边,对着独自看着茫茫黑夜的雅若说道。

“我是不会离开殿下的,请将军回吧,现在王府都要不在了,我一个人苟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苏夜进恐宫怕是凶多吉少,只有我才能救出殿下,你明白吗?浅影将军。”

“来人,护送公主上路。末将誓死保卫公主,即便是刀山火海,也在所不惜,一定要护送公主安全离开,知道了吗?”浅影拔出剑,对着身旁的士兵说道。眼神里露出了凶狠的杀意,像是白色的风暴那么汹涌。他知道,即使是自己拼尽了性命,也不能让雅若公主有半点损害。平日里流苏殿下对雅若公主的宠爱他自然是知道的,流苏殿下为雅若公主亲自设计支持修建了楼阁,还有种满桃花的梅园。流苏殿下虽然阴沉不定,不过对于这位来自西方蜀国的公主却是百般的爱护啊,浅影皱着眉头看了看漆黑的天穹,剑在烛光的照耀下发出淡淡微光。

“浅影将军,如果本宫猜的不错的话,那么流苏殿下现在只怕是凶多吉少呢,这普天之下能救出流苏殿下的只有我安雅若一人。所以你们不要再逼我。无须多言。”雅若坐在窗户边,痴痴的看着黑夜里已经发了一些芽了的桃花。谁又知道,等到春色满园,桃花盛开的时候心爱的人还会不会陪伴在自己的身边,静静的拥抱着自己,在耳边呢喃着令人心动的海誓山盟呢?只怕是桃花依旧,人去空空了吧……

“外面情况怎么样了?将军。”雅若揣着藏在自己怀里的匕首慢慢说道,似乎连夜晚也都浸满了寒气,变得格外的沉重,压在心间,明天会是什么样子的呢?晚晴不禁回想到了去年桃花盛开的时节……

“你爱我吗?”雅若从背面怀抱住了流苏夜,轻轻的说道。

“雅若,你离开我吧,跟着我,你不会有幸福的,回到西方蜀国做你的公主,然后找一个才貌双全的夫君,陪伴着你,守护着你。跟着我,只有无尽的杀戮,漫长的黑夜,你不害怕吗?”

“我不怕,只要跟着你,我什么也不怕,即使是下地狱,我也陪着你,你要成为那高高在上的王,那么我就陪你,饮尽鲜血,踩着森森白骨,一步步的爬到那个最高的巅峰。只是,苏夜,这些不是我想要的。”

“晚晴,你若不离,我定不弃,等到我登上皇位的那一天,我就会娶你,让你成为我尊贵无比的皇后,给你一世恩宠,让你享尽这世间富贵,受到天下人的顶礼膜拜。”

“我只要你好好的陪着我。如此而已”

桃花大片大片的渲染着这片天地,风吹得桃花四处飞扬,像是那些深刻的誓言,一遍又一遍的在诉说着古老的爱恋,是那样的刻骨铭心,是那样的断人愁肠……

苏夜,我只要你好好的陪着我,这就够了,我想要的只是简简单单的生活,你懂吗?

“回公主,伤亡惨重,王府只怕是守不住了,不过禁军首领下令说不得伤害雅若小姐。如果是掉了一丝头发,就让整个禁军陪葬。只怕这是二殿下的意思吧,这夜月二殿下对公主的情意是天下皆知的。”浅影关上了窗子,看着愁容满面的雅若公主说道。

“如果不是流苏麟爱着我,那么我又怎么能救出二殿下呢。”雅若无奈的说道,心里像是落满了很多厚厚的浅灰,覆盖了所有的溪流,覆盖了所有的山坡,只剩下无尽的灰,白茫茫的一片,掩埋了所有的温暖,凄寒无比。

“公主是说要用自己换出殿下吗?只是这样的话那么对于殿下来说是生不如死啊。”

“我们没有选择了啊。这是我能为他所做的最后一件事,不管他是恨我也罢,爱我也罢。”雅若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没再说话。眼睛像是落满了很厚很厚的深雪似的。雅若摸着琴,却是刻骨的悲凉,手指拨动着细细的琴弦,琴音凄迷哀伤,琴弦像是开满了很多素色的花朵,很多的灰色的飞鸟飞过,飞过灰色的天穹,飞过灰色的水域,也飞过了心里最温暖的城……

忽然,啪的一声,琴弦断了,凄凉的旋律戛然而止,全世界都陷入了死寂般的沉静,没有半点风声,手指也被这断了的琴弦划出了细小的伤口,渗出点点血迹,染红了白色的琴弦……

“公主,还是给你换一把琴吧,这琴弦断了,弹奏不出悦耳的音乐了。”浅影在一旁低声的提醒到。

“不用了,弦断了就是断了啊,再也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呢。”雅若看着断了的弦怅然所失。她没想到,自己的父王竟然背叛了盟约,倒戈相向,站在了自己心爱的人的对立边。她忽然感到无比的荒凉,是啊,如果自己不跟着苏夜殿下,自己能去哪儿呢,即使是天上纷飞的飞鸟也还有自己的巢穴啊,只要自己倦了,累了,痛了,就可以躲在自己小窝里,静静的舔着自己的伤口,享受着家的温暖,可是自己,却如同,风中的蒲公英那般随风而散,漂泊流浪,永远不知道自己的归处……

记忆里西方蜀国的景色永远是那么优美,蜀国的夏天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地方,高大繁茂的树木充斥着每一个角落,散发着阵阵清香,雀鸟在其中飞跃,浓密的叶子把天空切割成了不规则的小块儿,无数像是棋盘一样的水田,一些农夫弯着腰在一旁插秧,江边上,渔夫哼着古老的歌谣,撒着网,摇着小木船,从阳光落满了的江面网好多鱼。两岸的猿猴在树上不断的跳跃,摘着野果,啃食着……

蜀国的王宫也是那样的华美,雪白色的宫殿掩映在青山绿水中,自是格外的优雅,却也是那么的遥远了呢,像是被坠入了长河的浮萍,再也不知所终,无处捕捞。

“我输了”流苏夜一遍又一遍的呢喃着,眼神空洞的像是一座空城,他的浑身布满了伤痕,每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上,都在泅泅的冒出鲜血,缓缓的滴落下来,似乎是连身体的重量也随着这不断流血的伤口中渐渐流失了呢,变成了一具空壳,飘在风中,随风而逝。撕心的疼痛像是钢爪那般几乎要把他撕碎,只有那样强烈的剧痛感,才让他感觉自己还活着,如此真实而痛苦的活着。可是活着,又能怎么样呢?自己终究是输了啊,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不,大哥你能输,你站起来,那是你一生的渴望,现在离你只有咫尺,难道你就要放弃了吗?大哥,不。这皇位本该是属于你的,母后,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大哥?”用剑半撑着地面的流苏白大声的吼着,嘴角不断涌出鲜血的血液。像是黄昏时最灿烂的晚霞把天空烧的那般深红。流苏白不甘心的看着坐在一旁一直冷冷观战的母后,这位夜月的皇后娘娘,不,现在应该是太后娘娘了呢,面容却还是那样的平静,仿佛这一切与她而言,只是局外人。

“即使是看着自己的孩子为争夺皇位相互厮杀,你也不会难过吗?即使是这样,你也不会难过吗?你的心是铁做的吗?”流苏白不甘心的说道,他希望能从她的眼里看到一点点的光,只要是一点点能看出情绪起伏变化的光就足够,只是这微弱的光芒,无论如何也看不到,或许这就是当权者吧,坐在那个高高在上的宝座上,踏着无数的尸骨,即便是有无数的冤魂在眼前飘荡,都不会害怕的吧,本身就是踩在死人堆里的王又怎么会有信任呢?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为了这把龙椅,不顾一切,忍辱,牺牲,甚至是死亡,也在所不惜。他不明白。

“是啊,我怎么能够不难过呢?可是我又能做什么呢。说到底,这是你们兄弟的事啊,我累了,回宫。”月姬冷冷的说道,嘴角带着一丝嘲讽,在太监的搀扶下离开了紫阳宫。

“流苏夜,你以为你能赢我吗?真是笑话,我说过,总有一天,我会让雅若看清楚,谁才值得她爱。你,有什么资格成为我的敌人。”流苏麟披上龙袍,一步步的走下台阶,用剑挑起流苏夜的脸庞,在原来的伤口上滑着。鲜血随着剑不断的溢出来。流苏麟披上龙袍的那一刻,他知道自己彻彻底底的输了,溃不成军,全军覆没。

“你杀了我吧……”流苏夜绝望的说着,他知道,对于权力争夺中的失败者,等到他们的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死亡。

“你是说杀了你吗?只是我怕弄脏了我的剑呢,貌似苏千羽对你倒是很感兴趣,我答应过他的,你的性命是他的,你知道的,君无戏言。”流苏麟用剑尖指着流苏夜的咽喉。

“你要杀便杀,士可杀不可辱。”流苏白大喊大叫。被士兵抓住,奋力的挣脱,却只是徒劳。

“还真是很吵呢,你平日里不是最温文尔雅的吗?难道孔老夫子没有教过你怎样尊重一个人吗?三弟,要怪只能怪你跟错了人啊,我忘了,从小,你都跟是大哥最好的啊。只是,我从来都不会输。”流苏麟灿烂的笑着,收回了手中的剑,向押着三殿下的士兵使了一个眼色,士兵当即就给了三殿下一拳,打的满嘴是血。

“你放开三弟,流苏麟你放开他。所有的事都是我一个人做的,跟其它的人无关。”

“呵呵,还真是天真呢,我要让雅若看到你最落魄的样子,我知道雅若不会爱我,但是那又怎么样,整个天下都是我的,所以雅若也必需是我的,只要我想要的,就没什么得不到的。总有一天,我要让雅若,爱上我。”流苏麟用手绢擦了擦手,转过身,走到了龙椅边上。

“夜月自今日起,便是我的天下了,我就是夜皇,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在我的统治下,夜月一定要统一天下。”流苏麟拔出剑,对着下面的将士们说道,而他们的脚下是流成河的血液,在那些血液的背后,是成千上万个破碎的家庭,多少的孩子失去了父亲,多少的妻子失去了丈夫……

“愿誓死追随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当所有的臣子都俯首跪拜的那一刻,流苏麟的嘴角流露出来一种轻蔑的笑容,他知道,他做到了,君临天下,万民臣服。命运果然是偏爱强者的,这是属于强者的世界,弱者是没有资格获取生存的权利的。

站在天下权利的最高峰,受着全天下子民的跪拜。踏碎了无数的白骨,风干了无数鲜红的血液,马踏碎了一地的繁华,他用那沾满鲜血的剑,指着苍穹,终于成了这天下最大的王呢,无数个漫长白天之后的黑夜,无数个漫长黑夜之后的白昼,在无尽的等待,无休无止的厮杀,步步为营的精心算计,这一盘棋,自己终究还是赢了,胜者自然就是命运的宠儿,夜月至高无上的王……

自古都是这样,一将功成万骨枯。

那一刻流苏夜彻底的输了,像是肆掠的大火在那一刻忽然熄灭了,只有永恒的黑夜,寒冷的白雪,像是灰烬一样的绝望覆盖了他……

雅若,我输了……

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只有你呢……

雅若,此时此刻的你已经身在西方蜀国了吧。你应该是自由的,你应该像那天空上的飞鸟那般自由,可以自由自在的在天空飞翔,饮着晨露,啄食着野果,在林间跳跃。雅若,我输了,什么都没有了,巨大的恐惧像是无尽的水草伸出众多细细扁长的叶子,覆盖住了他,然后慢慢的把他缠住,一层又一层,直到自己窒息死去……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雅若是流苏麟认定了的人,他爱她,自然是要得到她,而对于流苏麟的可怕,自己又怎么能不知晓呢,像是站在天穹之上的天神那般高贵,轻蔑的看着凡尘之上的爱恨情仇,站在高高的云层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像是操纵着提线木偶那般左右着别人的命运,看着尘埃中,这些生灵一遍又一遍的反抗着命运却最终还是踏上了属于自己命运的那条不归路,他轻轻的摊开双手,手背朝下,把这些生灵从巨大的高空把他们摔下去,摔得粉身碎骨。看那些临死的人是怎样的绝望恐惧,看着那些无法抉择自己命运的人是如何的不甘沮丧,于是微微一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似是不屑,似是怜悯……

雅若,我该如何保护你呢……

“把这两个叛贼给我押进天牢,毕竟现在就把你们处死呢,我还真是不好对我们的子民交待呢,全国发布通缉令,所有参与此次叛变者,一律杀无赦,知情不报者,诛灭九族,所有不服从我的人都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死亡。”流苏麟挥了挥手。

“你以为这样你就可以得到雅若的心吗?你赢得了整个天下,又怎么样呢?在雅若面前,你永远只是一个失败者罢了。”流苏夜看着骄傲的流苏麟,眼神里充满了不屑,是的,即使是你拥有了整个天下又怎么样呢?即使是君临天下,可是连自己爱的女子的心都得不到,这不是一种悲哀吗?流苏夜,垂着头,闭上了双眼,耳旁的风声呼啸而过,有一颗滴泪,无声的滑落到了尘埃里。

“失败者吗?是吗?我说过,只要我想得到的,我都会得到。或许再也没有什么看着自己心爱的人躺在别人的怀抱里更痛苦的了吧。”流苏麟用手挑起流苏夜的下巴,看着他的眼睛说道。随即挥了挥手,流苏夜被带了下去。

雅若,只要我想要的,我都要得到,包括你。夜月是我的,天下是我的,你也是我的。

流苏麟看着窗外繁密的星空,不禁的皱了皱眉头,摸着自己冰凉的剑……

皇帝,真的是永远的孤独吗?永远的孤独,是什么样的感觉呢?就像是一个人永远在暗淡无光的黑夜里走,仿佛这浩渺的天地只有自己孑身一人,孤零如江边浮起的落叶。永远的活在谎言中吗?

那是的流苏麟并不知道,从他登上帝位的那一天开始,他就永远的孤独了,从此以后的爱恨与她而言都是一场可望不可即的迷梦罢了。

那个时候的流苏麟也不知晓,从那一刻开始,所有人的命运都不同呢,夜月的命运也改变呢……

“汐儿,你说朕如今是这夜月最高的王呢,你想要些什么赏赐呢,我都可以给你。”流苏麟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的柳汐说道。柳汐是先皇赐给流苏麟的妃子,柳汐擅长丹青水墨,享誉天下,却生得一副和雅若极为相像的面孔,有时候流苏麟也不明白,为什么这天下竟会有如此相像的人,同样漆黑的眼眸,白皙的皮肤,只是柳汐的耳旁有几颗微小的雀斑,这许多年来,一直是柳汐默默的陪伴着自己,有一次,流苏麟被魂影的人追杀的时候,如果不是柳汐为自己挡下的那一剑,只怕自己早就已经死了……

“陛下,我什么都不要,只要能够陪伴在陛下身边安静的看着陛下就足够呢。”柳汐静静的说道。她是爱着流苏麟的。

“汐儿,我对不起你,若是有一天,我不再是你心中的王呢,我是皇帝,所有的人都会因为畏惧我而欺骗我,那么你会吗?”流苏麟用手轻轻的挑起她的下巴,静静的观赏着这绝美的容颜。

“不会,汐儿会永远的陪伴在陛下的身边,永远的陪伴着陛下。”柳汐安静的说着。

“汐儿,我要立雅若为后。你知道这许多年来,我对雅若的深情,我若是要你让出这皇后的位置,你可愿意?”流苏麟轻轻的摸着柳汐的面孔,像是一个瓷娃娃那般生怕弄碎了。他静静的看着他的皇妃,等待着她的答复。

“一切听从陛下便是。只要陛下开心就好。”柳汐轻轻的说着,甜甜的笑了。

“还是我的汐儿聪明,我的汐儿永远都这么聪明,我就喜欢这么聪明的汐儿。”。流苏麟用手指挑开她的发丝,在她耳旁轻轻的说道。随即,温暖的唇便覆盖了下来,风摇曳着烛火,薄纱暖帐在灯火的映照下是如此的美丽。帘子随风轻轻的摆动,柳汐褪去了衣裙……

随即,烛火被轻轻的吹灭了,黑暗之中,眼泪无声的滑落了下来,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颗又一颗滴落在了这苍凉的夜色中……

麟,你是我一个人的,我爱你。

可是自己的夫君贵为九五之尊,却不得不与其她的女子共享着王对她们的宠爱,多年以后,自己也会像那些被打入冷宫的妃子一样吗?因为嫉妒和仇恨,变得苍老丑陋,会因为额头上的皱纹疯狂的摔镜子,不管是怎样的等待,倾尽一生,也不能换取心爱的人一个回眸的眼神,只能用一生的时间去眺望曾今那触摸过的容颜。然后一个人,在无尽而漫长的等待中死去吗?可是现在,连象征着母仪天下的皇后的位子都保不住了呢,她知道,流苏麟是不会轻易的爱上任何一个女子的,他倾其一生,爱慕的不过是那个来自西方蜀国倾国倾城的女子罢了,安雅若,你凭什么得到麟那么多的爱呢?无尽的怨恨像是锋利的匕首,见血封喉。

夜幕之下,安雅若看着缀满繁星的天穹。头也不回的踏出了王府,她知道,从她踏出府门的那一刻这一生,便再也回不去了,苏夜,请原谅我的转身,请原谅我永久的离别,因为我不要你幸福,我只要你活下来,我会等你,带着我,终破黑暗,冲破所有的云层,为我守一世桃花香……

精彩评论:

当年青橙连载这本书的时候在很多章节后都流露出了对他当时女朋友的感激和爱慕之情,可惜物是人非,青橙和那个她的种种纠纷直接把他从网络大神的神坛中拉了下去,至今元气未复。不提这些,这本《江湖岁月催》是青橙所有书中我最喜欢的一本,其他情节多年后已然淡忘,只是一直对主角(雅若,苏夜)在跨越时空后的结合和对宿命的打破记忆犹新!时空,宿命,这也许就是我一直所着迷的东西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